【獒龙】措手不及(ABO)(01)

#ABO警告,有细微改设#

#生包子严重警告!#

#圈地自萌,不可转载,不可放在loft以外平台,不可@真人严重严重警告!!#


    “师哥?你没事儿吧?”更衣室的门外,许昕担心的又敲了敲门。

    “没……没事儿,我换衣服呢……一会儿就好。”里面马龙的声音小小声的闷闷传来,隔着门板儿,也听不出有什么情况。

    摸不着头绪的许昕转头看了看旁边的樊振东,刚4-0削了自家队长夺得男单冠军的小胖子一脸茫然的摇摇头,带着些许无措。

    里约奥运结束后的第一个赛程,对于出战奥运的张继科、马龙、许昕来说,是一个众所周知的调整期,再加上例行趁着奥运热后的各种三创活动,三人都做好了状态不好的心理准备,所以许昕不相信马龙的反常是因为刚才输掉了比赛的事儿。

    其实今天一开始,他们就都隐约觉得龙队有些不对劲儿,不管心有多大,国乒队的队员多少都有接球识人的本事,从拿上球拍站在球台的两侧起,对手的一切细微状态都会落在自己眼中。双打决赛时,就总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呃,虽然最后他们还是输给了两位迷之配合的大满贯组合。

    “刚才采访和领奖时还好好的,下来就……”小胖揉了揉鼻子,还没怎么沉浸在获得冠军的喜悦里,年轻的alpha就被自家队长吓了一跳,刚才走过通道时,欢欢喜喜的捏着手里的熊猫布偶,一转头,就看见龙队停下脚步面色苍白的扶着墙喘气,大滴大滴的汗珠沿着里约奥运后就明显消瘦的脸颊滑下,慌忙间,他没来得及扶稳,队长便推开一侧的更衣室大门将自己锁了进去。而准备回来等队友们的许昕就撞见了更衣室门口急得团团转的小胖。

    趴在门上听了听,没有什么反常的声音,但帝国第一盲打相信自己的直觉,始终放不下心来,“继科呢?”和师哥一直形影不离的大型挂件这会儿居然不在?

    “继科大哥买吃的去了,”小胖老老实实的回答,“有粉丝说体育馆侧门的鸡腿包饭超好吃,队长今中午胃口不好,没吃啥饭来着。”

    正说着,走廊尽头一个提着袋子的高大身影就晃了过来,一边抓着头发,一边打着哈欠。而日常怼藏獒的大蟒这时候连翻白眼的心情都没有,焦急的吼道:“继科!师哥不大对劲儿啊!”

    被一嗓子喊回神的张继科愣了愣,连忙大步跑了过来,“咋回事儿?”许昕和樊振东一起指了指紧闭的更衣室大门。

    “龙?龙?”张继科敲了敲门,侧过耳朵,“出啥事了?你开下门。”

    无人应答,就在三位alpha面面相觑准备直接撞门的时候。更衣室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而关心的声音刚卡在喉咙里,张继科就被面前人的样子惊到了,单手一把搂住摇摇晃晃面无血色的马龙,“龙?!”

    硬撑着刚准备安慰队友的马龙一低头便闻到了一阵鸡腿和米饭的香味,更加难受得再也忍不住单膝跪下去干呕了起来,他感觉周围的光线越来越暗,“我没事”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龙!!!”

    “师哥!师哥!”

    “队长!”

    “快!快去找秦指导和肖指导!”

    “叫救护车!!”

    兵荒马乱。

    ……

    张继科有些茫然的盯着手术室门上亮起的红灯,旁边国乒队的队友们都沉默的或坐或站,在医院永远挥不去的消毒水味道中掩饰着各自的担心和不安,远处,秦志戬在小声的和刘国梁通电话,肖战背着手站在一边,紧蹙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过。

    太静了,张继科想,静得他如擂鼓的心跳声一直那么刺耳。垂下眼看了看手指,扎眼的血迹已经干涸,暗红的颜色令人心惊肉跳。这是马龙的血?他还不能接受刚才几小时中发生的一切。恍惚中他只记得他跟着秦指导,抱着晕倒在怀中的马龙从工作人员通道冲向了赶来的救护车,脑中炸得白光一片。

    虽然在大部分都是强壮而优秀的alpha的国乒队里,马龙一直属于比较内敛的类型,平时信息素也几乎淡得闻不到,但没有任何人会质疑他的强大,刘国梁总教练曾说过,真正的强者,不只是体魄,不只是力量,不只是技巧,还需要智慧和头脑。而他们的队长无疑是其中综合能力的佼佼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走廊上的队员们困惑而担心着。

    有年轻的小护士推着医药车想经过,刚走近,便有些为难的后退了一步。肖战看到后,抱歉的对小护士摆了摆手,低声对众人吼道:“把你们的信息素都给我收一收!像什么话!”

    而十几秒后小护士向肖战道了谢,终于红着脸穿过了一群年轻力壮的男alpha中间。

    是个omega吧,张继科有些漫不经心的扫过面前走过的白衣身影,omega……一瞬间,一个令人难以置信又似乎极有可能的猜测砸得他挺直了背,额头上沁出了汗珠,连鼻尖上都挂上了水珠。

    张继科在不久前的一次意外中知道了一个秘密,或许不能仅仅用“知道”来形容,他的对手,他从小一起在国乒队训练的好友,所有人都以为是优秀alpha的国乒男队队长,是一名omega,而这件事似乎除了教练们知道,对于队员们和外界来说,都是一件一直保密的事。

    一巴掌拍向自己的脑门,帝国的绝凶虎觉得自己有时候简直是蠢得可以,他竟然完全没有预想到,马龙是omega,那么当然有可能……想到这段时间连自己都有些吃力的活动和比赛安排,想到对方到C城后明显的疲惫和连粉丝都看出来的消瘦,一直不好的胃口,几乎吃不下什么东西,以及,最后,黑色运动裤上沁出的一点蹭到他手上的血迹……张继科坐不住了,噌的站了起来,就往手术室门口凑。

    肖战一掌把不省心的弟子扇了回来,这小子又犯什么浑呐?!

    最受不了凝重气氛的方博看着张继科焦躁得坐立不安的样子,吐槽:“科哥你这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媳妇在里面生孩子呢哈哈哈哈!”周围的队员都忍不住逗乐了,沉闷的空气散了一点,相信医生,相信龙队,他们在这里黑云压城也没什么帮助。

    放P!本来就差不多是!藏獒顶着血丝眼瞪回来,黑着脸差点吼出来,真想咬死这群倒霉孩子!

    而这时候,手术室的灯灭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出来取下口罩,脸色比张继科还黑,冷着声音问:“谁是负责人?有没有病人家属?跟我进办公室。”

    那一刻,在场的国乒队队员们都感觉,这医生是想说“给我滚进办公室”来着。

    眼看着秦指导和肖指导就要跟着医生进办公室,国乒众人不干了,呼啦一下围了上去,龙队到底有没有事,总要给句话呗!

    一下子被这么多信息素围怼,做为beta的医生也有点受不了,皱着眉头后退一小步,这会儿知道急了,早干嘛去了?自己队里的omega出了这种情况,一群alpha还愣头不知,是没长脑子还是没长腺体啊?

    “暂时没事。”医生翻了个白眼,轻飘飘抛下四个字,转身欲走,便又被一个身影拦住了去路。

    “都……都没事儿?”张继科咬了咬牙根,低声问道。

    医生冷冽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遍,“你的?”

    忍受了一番眼刀子的藏獒点点头。

    “呵。”医生哼出一声冷笑,推开面前的巨型犬扬长而去。

    ?!冷笑是有事儿还是没事儿啊?张继科觉得连最紧张的赛点都没让他如此忐忑过。

    肖战拍了拍自家弟子的肩膀,“都别乱,总教练他们都在连夜赶来的路上,一会儿马龙出来了,配合护士先办住院手续,你们几个一队的都跟去后边特殊病房区待着,别出来瞎晃悠,这事儿媒体那边得先压下来,如果实在有别的球员或记者问起,脑子清醒点,别乱说话,啊!”

    众人点点头,肖战走了几步,又不放心的回来叮嘱,“这样,记住咯,就说庆功宴小胖儿高兴,吃坏肚子了,大伙儿送医院来着。”

    嗳?好叻,樊振东点点头,年纪小的世界第一可爱小胖痛快的担起了挡箭牌。

    秦志戬和肖战跟着医生刚走没多久,护士便推着病床出来了,以张继科为首的众人又呼啦围了上去。

    “哎!你们退开些,这样病人不舒服。”护士长吓了一跳,低声喝止了这群莽撞的alpha。

    马龙还没有苏醒过来,平静乖巧的睡颜在洁白床单的掩映下显得有些脆弱,刘海软软的搭下来,帝国的破坏龙在球场下就像个邻家的大学生。

    张继科看着面容苍白的马龙心疼得不行,小心地握起另一只没有打点滴的手,不肯放开。

    护士长看着面前有点傻的满眼焦虑的年轻alpha,禁不住笑着摇了摇头,温和的安抚:“情况还好,大人孩子都暂时稳定了,病人身体素质不错,如果平稳度过了48小时观察期,就没事了。”

    张继科这时心中悬着的巨石才落下一些,低头轻吻了下手中握住的还有些冰凉的手,起身让护士们继续推病床,完全无视了身后一干石化掉的队友们。

    孩……孩子?!

    卧槽……卧槽啊?!

    国乒队的精英们被巨大的信息量冲击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凌乱了,懵逼了,一个个瞪得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许昕伸手掐了身边的方博一把,大博儿哎,你疼不?

    疼……

    嗯,看来不是做梦啊。

    ……瞎子等我安上掉的下巴就来揍你。

    ……

    另一边,向医生了解了情况后的秦志戬脸色阴沉得可怕。开玩笑,你辛辛苦苦种了十几年的白菜,好容易成熟了,青翠挺拔,白嫩欲滴的时候,被隔壁家的猪拱了,你心里啥滋味儿?气得额角青筋都凸起了的秦指导狠狠瞪了旁边的老友一眼,你养出的好猪!

    肖战陪笑着,心里也是百味混杂,虽然不是自己的亲传弟子,但马龙和继科一样,都是他看着一点点长大的孩子。摸了摸光头,肖指导有些高兴,有些担忧,有些骄傲,又有些愧疚,张继科那混小子,从小到大就是捅麻烦的兜子。

    被为马龙做抢救的医生毫不客气的训了一顿,两位“失职”的教练都为晚上危险的情况感到后怕。

    总的来说,长年使用抑制剂的身体本来正疲惫过度尚未恢复,又遭遇惊险刺激,受孕后也没有好好休息,持续劳累,营养不良,再长时间剧烈运动,多方重荷下,那个刚成长了三周的小生命,差一点就惋惜的消失了。

    想到这里秦志戬苦笑了一下,怀着娃娃打巡回赛?还硬拼下了双打冠军和单打亚军?这也是国乓史上前无古人的头一遭了,他的得意门生看起来乖巧懂事,却每每愁得他血压飙升。

    三周前,嗯,想起那件几乎占据了所有新闻头条的意外事件,看来两个孩子把某件重要的大事儿瞒着了他们所有人,不过马龙的后劲腺体处并没有标记的齿印,否则他们一定能第一时间就察觉到。到底啥情况?两位教练叹气着向特殊病房区走去……

    马龙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金色的阳光碎影在头顶晃动,还有暖暖的海风包围着他,他看不清身边,隐约有低沉熟悉的声音带着笑意在他耳边说着话,朦朦胧胧的听不明白,身体很不舒服,他很想告诉那个熟悉的声音,肚子很疼,坠坠的让人心慌,却似乎无力开口,挣扎很久后努力转过头,周围的景色却瞬息万变,他站在球场上,耳边炸开的是观众的欢呼声和加油声,白色的小球落在眼前,他下意识机械的挥拍,可是身体的疼痛却让他视线模糊,想喊暂停却指挥不动身体,心里焦急万分,有谁?有谁可以留意到情况不对劲?对手的脸在不远处一晃而过,是继科……继科……继科!

    “继科儿!”

    “我在!龙?醒醒。”低沉熟悉的声音似乎清晰了很多。

    马龙缓缓睁开了眼睛,入眼的是雪白的天花板,简洁陌生的顶灯,有橘色的灯光在侧面晕染开,他轻轻转过脖子,看着身边的人有些困惑的歪歪头,“继科儿?”

    张继科深吸一口气,抬手摁掉了刚才那一刻双眼间没克制住沁出的水汽,然后低下头吻住了身下人的眉心,滚烫的唇贴着细白的皮肤喃喃道,“龙,没事了,都好了。”

   马龙慢慢的眨了眨眼,脑子里因为刚苏醒的懵懂渐渐退去,记忆清晰了起来,感觉周身还没有什么力气,小声的问“继科儿你们送我来医院了呀?嗯,那天后来肚子太疼了,我是不是得阑尾炎了?”

    啥?阑尾炎?张继科哭笑不得,得,这个当爹地的比他这个当爸爸的更加迷糊。

    “哎!师哥你醒啦?!”这时刚推开门提着保温桶准备进来送饭的许昕惊喜的喊道。

    门外一阵骚动,“龙队!”“队长!”“队长醒了!”“教练!教练!龙队醒了!”呼啦一群人都挤在了门口。

    马龙连忙让张继科扶自己坐了起来,有些好笑的看着门口手足无措的队友们,“都杵那儿干嘛呢,快进来。”

    得到首肯的国乓众人这才期期艾艾的磨蹭了进来,现在得知了队长是omega,一群人都稍有些不自在起来,谨遵医嘱各自小心的收敛着信息素,怕让马龙不舒服。

    看着连自家乐天派的师弟都皱着脸,更别说一进来就忍不住憋着嘴连眼眶都红起来的小胖,马龙有些摸不着头脑,“哎?这到底是怎么了?”,一如既往的温和笑着打趣道,“难道我得什么绝症了不成?”旁边的张继科不满的捏了下手中扶着的肩头,胡说!

    “马龙,现在感觉怎么样哇?”刘国梁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身后跟着秦志戬和肖战,众人让开了位置。

    “刘指导?怎么您也在这儿了?”马龙更加不解,转头看了看张继科,又求问般的望了望秦志戬。

    大家默不作声,咳咳,嗯……这事儿吧,还是交给总教练开口吧,死师尊不死贫道嘛。

    刘国梁坐到马龙床边,抬手慈爱的摸了摸爱将的头,然后轻轻指了指马龙的肚子,“你得到了一只小麒麟。”

    龙头獒身,是麒麟瑞兽,两种传奇的完美融合,有一天定能下踏山河,上腾九天,是祝福,是期待,是未来。

←下一章

评论(60)
热度(1452)
 
 
 
 
 
 
 
 
 
© 小莫笑笑 | Powered by LOFTER